礼仪庆典

News

  • 没有分类目录

THREE SPECIALTIES

  • Case study

    Case study

  • Autumn planning team and experience

    Autumn planning team and experience

  • Process of service and relate information

    Process of service and relate information

  • Production workshop

    Production workshop

tel:8008208502

Home > News > 张华:从名落孙山到世界第一

张华:从名落孙山到世界第一

发布时间:2013-09-15 作者:yaoying 标签:[张华]

352908

       “我忘不了7岁时第一次开枪的感觉。”34岁的武警河北总队第三支队副参谋长张华说,那一年,他哥哥用粗铁丝、自行车链条自制了一把火枪,张华一放学就缠着哥哥问怎么装火药、怎么开枪。从那以后的27年里,这位中国首位世界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(下文简称“世锦赛”)冠军,就再也没离开过打枪,他“一击必杀”的射击目标,也由儿时偷谷子的麻雀变为如今的拒捕杀人逃犯。
       这个高鼻梁、眉眼俊朗、高大黝黑的内蒙古汉子觉得,他最幸福的事,莫过于能把从小喜爱的射击作为一生的事业。
兴趣出成绩
       张华生于内蒙古通辽市麦新镇一个农民家庭,这里是《大刀进行曲》作者麦新的故乡。张华曾在麦新镇麦新中学读初中,对他来说,学习是一场场让人头疼的拉锯仗。
       张华最辉煌的一次胜利是在初二。那一年,痴迷篮球迷到饿肚子也不下场的他,把这分痴迷与英语捆绑起来。他要求自己,边打球边念念有词说英语。熟能生巧,尔后他一打球,脑子里就条件反射地蹦出许多英语词汇来,英语成绩也由之前的二三十分飙升到近80分。
       当小伙伴都爱打“小霸王”、滑旱冰、打台球时,因为家庭条件不好,张华从不沾这些花钱的玩意。他只有两个爱好,除了打篮球之外,就是打气枪。
       科尔沁,蒙语意为“著名射手”,在科尔沁大草原,家家户户有猎枪,有牧马,孩子间也流行书包里放把自制的洋火枪。张华家门口不远处的西拉木伦河河滩,经常能见到狐狸和孢子,甚至狼,“一枪能打爆三四只”。
       爱看《射雕英雄传》的小张华,梦想成为大英雄哲别那样的神射手。10岁时,他的“神射手梦”从邻居家借来的一把旧气步枪开始了。墙头的瓦块、墙角的酒瓶在他枪下应声而碎,渐渐地,他瞄上了谷子地里的麻雀。
       张华上课总是溜号,可观察起外人看来索然无味的麻雀的运动时,他却专注得很。“关键在于有没有兴趣。”他上课时爱撇头看窗外枝头的麻雀,判断树上哪处是麻雀窝。放学一回家,张华就藏在阴影里,隔着门缝,瞄准5、6米外枝头上的麻雀,一枪一个准。
       当时,一盒100发的子弹卖1.2元,够张华打最少60只麻雀。一只麻雀能卖4毛,这让他不仅有钱买新子弹,还能有结余作零花钱。
       张华成了打麻雀的神射手,可要论他斗智斗勇的绝佳对手,还数粮库内的老鼠。老鼠行动敏捷,打老鼠的难度可比打麻雀高,粮库里的老鼠可是“成了精的”,连猫都不怕,见了人还举着爪子站着瞪你。张华半开玩笑地说,他的狙击基础就是在那时打下的。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
       在村小里,打架狠的小张华是当仁不让的孩子王,每每放学,他就领着一帮小伙伴扛梯子上土房,拿铁丝扎麻雀窝,扎到的麻雀就炸了吃。
       到了初中,张华身上的这种领袖气质越发突出。初中同学对他的印象是:学习一般,但组织能力强。“虽然我学习中等靠下,但班里什么事都不能少了我。”他说。让班主任很省心的他,被定为班长。张华当起班长来很是得心应手,再调皮的学生他都能镇得住。
       这份光鲜不是张华生活的全部,小小年纪的他还得面对生存的压力。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,可贫寒的家境让他的青春期不乏沉重。上初一时,他就骑车卖雪糕,一个雪糕挣5分钱,从那时起,他就知道“挣钱不易”。
       家里穷,张华没怎么念高中,就出来打工赚钱。16岁时,镇里的粮库招临时工,自恃“有把力气”的他干起了这份重体力活。
       “年少时不知道累”,最苦的那次搬运让张华至今铭记,那一回,他们三个人搬空了盛有180吨大米的粮囤。三天两夜连轴转,他们没合过眼,只吃了两顿饭。
       张华干的是搬麻袋的小工,一个麻袋6分钱,一个月能挣800元,在镇上也算是高收入。他赚来的辛苦钱,90%都支援家里,得来的是父母的慰藉:“孩子懂事多了,不像没干活之前,游手好闲,天天打鸟。”
       当同学在课堂里备战高考时,张华在粮库挥汗如雨,但他领袖的气质在汗水中不曾消减。村里很多小伙子来投奔他,他当起了包工头。讲究平等的他,当包工头不做甩手掌柜,而是帮着伙计干活。把伙计当兄弟处的他,从不多占工钱,拿的是和大伙一样的份钱。他说,只有让别人信服你,跟你干的人才会越来越多。
从倒数第三到世界第一
       明明瞄准的是远处的鸽子,怎么把人家窗户打破了?这让幼时的张华迷惑不解,其中的蹊跷,有待他日后学习物理课和射击理论后才得以破解。
       在中学,张华学得最好的是数学和物理,这让他以后的狙击实践受益良多。1997年,张华参军入伍;2001年,射击成绩优异的他被任命为狙击班班长,可受条件限制,他打实弹非常不便。于是,2002年,他从秦皇岛体校射击队借来一把气步枪。在靶场上,他研究气温、风速、湿度、气压等对弹道的影响,并通过测量子弹的重量和初速度,利用公式计算得出子弹在不同天候条件下的弹道数据。
       人们常说,“狙击手是拿子弹喂出来的。”可张华说,如果没有把每一发子弹都记录分析到位,射得再多,也会事倍功半。他有时一天打50发子弹,就在射击日记上记下四五千字的心得。明白“经历风雨,并不必然见彩虹”的他,知道成败的关键在于动脑。他说,要想狙击精准,“不是靠套公式就能出结果的”,得靠狙击手的经验去琢磨、去判断。
       好琢磨,这些还不足以解释张华“世界第一”的秘诀,那种从容不迫的坚韧才是他的根基。中学时他体育成绩优异,长跑经验更是延续至今:不急于把目标定在终点,而是定在前一个人,哪怕再落后,也能一点点追回来。
       在部队里,张华长跑常常拿第一,可在一开始时,他总是落后在队尾,即使在最关键的世锦赛选拔考核上也不例外。那一回,领导看到张华在头两圈这么落后,很是担心。可就这么一个人一个人地超,张华最终以大幅领先第二名的成绩,率先撞线。
       2008年5月17日,张华首次出征世锦赛选拔赛,但因为出枪太快和动作不标准,他第一轮就被教练淘汰。好几天没缓过神来的他下定决心,必须得把练了八九年的动作改过来,必须要出国参加比赛。
       2009年6月,张华在第8届世锦赛上取得第16名,之前反复想过自己“站在领奖台上”的他,在台下看着别的国家的队员领奖,“心里面很不是滋味”。他发誓,“明年我要站在台上。”
       在第3年的备战中,不断有领导“告诫”他,不要再去参赛了,因为长时间的集训有可能会影响工作,他的中队长位置有可能因此被别人顶替。可他最终顶住压力,再次通过选拔。
       命运跟张华开了个小玩笑。2010年6月,第9届世锦赛的第一天,上午,张华以135分排在第一位。
       没想到,下午天气突变,沙尘四起。准备不足的他连续出现失误。结果,他的排名直线下降。一天比赛结束,他以195分在90名参赛队员中排倒数第三名,落后第一名239分,当时他心情压抑极了。
       中国武警代表团领队、武警特警学院副院长郭树军把张华拉到一棵树下,说:“你放开打,真要打成‘老末’,回到北京,我私人掏钱照样请你们喝茅台!”
       一夜静思后,那个从容跑在队尾的张华又回来了。他一个个科目地追,第二天260分的课目,他拿下245分;第三天360分的课目,他拿到333分。在最后一关的“刀刃靶”,在大雨中,趴在水坑里的他射出的子弹正中50米开外的刀刃,被刀刃一劈两半,刀背处的靶纸上留下的两个弹孔平整均匀,“一弹两孔!”他也得以问鼎,从倒数第三名逆袭到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 听闻喜讯的张华哥哥笑了,这位同样在靶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感叹,当初那一把用粗铁丝、自行车链条自制的火枪,竟启蒙了两个神射手。
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:中国青年网

 

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,均为本站原创
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秋韵礼仪 [http://www.qiuyunly.com]
本文标题:张华:从名落孙山到世界第一
本文地址:http://en.qiuyunly.com/news/24852

返 回

我要分享

相关案例

更多案例

秋韵礼仪